论如何愉快地弄掉节操

镇魂澜巍腿肉存放柜

[镇魂][澜巍]知人知面不知心(一)

好不容易混了热圈却逆了cp,被冷到自割腿肉,感觉十分悲伤……
没看过原作,全是基于电视剧的脑补,还有想虐沈教授的渴望,ooc请见谅。
时间线应该是在沈教授对赵云澜掉马后,对特调处众人掉马前。设定是沈巍可以把别人身上的不适转移到自己身上(的老虐梗)。
以下正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沈巍早已经习惯用面具来伪装自己,不管是作为黑袍使,还是沈教授。
不过是一个面具换成另一个面具罢了。
被赵云澜识破身份后,他曾经想要松下这口气,破罐子破摔算了。毕竟既然被发现了,总归有机会卸下伪装,做一会儿真实的自己吧。
可是,他又不由地想,真实的自己到底是谁呢?
一万年了,一万年踽踽独行,他已经有了太多改变,早已不是当年懵懂天真的山鬼,而是成为了一个昆仑不再认识的陌生人。
沈巍叹了口气,低头翻阅着手中的卷宗:“这个案子我现在也没有太多头绪,你先回去睡觉吧,让我再想想。”
对面正在咬棒棒糖的赵云澜闻言抬起头:“你坐在这儿干想能想出什么?明天没课的话,一起再去现场看看吧。”
沈巍眨了眨眼,点头同意:“也好。”
他乖觉地放下文件夹,顺手整理好放回赵云澜皱巴巴的公文包里。
赵云澜已经在外面跑了一天,有些困了,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,也没拎包站起身就吊儿郎当地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还背身挥了挥手:“晚安了沈教授。”
“晚安。”沈巍站起身正要举步,看到赵云澜已经顺手帮他带上了门。
他静静等了一会儿,然后默默展开自己的能力,感应到对面随便和衣滚在床上的赵云澜。
又不脱鞋。
沈教授腹诽着,忍住立刻过去把他鞋子扒掉的欲望,手上悄悄运力。
他感觉到潮水一般的疲倦慢慢席卷全身,然后酸痛感渐渐浮起弥漫到四肢关节。与此同时,赵云澜微微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。
他闭着眼等待了一会儿,等自己适应了这种感觉,然后拿起外套轻手轻脚地出了门。

案发地现在是一片荒凉寂静,只有两个值班的民警在大门口职守。沈巍瞬移进案发中心,长身而立,皱着眉头一边回忆刚才看到了案卷资料,一边仔细寻找着其中地星能量的痕迹。
这个作案人似乎并不太熟练,留下一地乱七八糟的线索,指纹脚印DNA一项不少,倒是弄得特调处众人不知道该抓住哪条去查了。
沈巍细细研究了一下,又觉得不太对劲。
从现场物证来看,作案人的反侦查意识可以说是零。可是他对地星能量的使用,却非常精准,熟练。虽然他只是造成了小范围的杀伤,但沈巍怀疑他有更大的能力,却未曾表现出来。
如果是这样,只能说,这个人要么和特调处有仇,想要引出来找麻烦;要么就是把这一切当做是游戏。
这样想着,沈巍慢慢放开神识,扩大范围感应着现场周围的动静。
果然,有一人鬼鬼祟祟潜伏在不远的地方。
沈巍不再犹豫,一抬手黑袍上身,就朝那个方向追去。
嫌疑人在黑袍使现身的一刻拔腿就溜,沈巍斩魂刀一抖,刀尖刷地一下就逼了过去,生生逼停了对方的脚步。
那人只得回头,却是已经整理好了慌乱,扶了扶眼镜颇为淡定地打起了招呼:“哟,黑袍使大人,有何贵干?”
沈巍碍于还不清楚他的能力所在,没有再逼近,而是谨慎地观察着他的行动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“刚下班,散散步。”对方递过来一张名片。
沈巍没接,瞟了一眼名片的头衔,是龙城医院的医生,看起来资历还不浅。
沈巍对医生这个职业,向来是有一些好感的,可眼前的这位虽然并不像在说谎,但总透着可疑。
“怎么,黑袍使大人不信我?”对面男子收回了手,“我真的是医生,刚下了手术。”
他一边说,一边用手比了个挥舞手术刀的动作。
沈巍正在判断他话的真实性,却突然感觉空气中有一道无形的力量闪了过来。
他下意识要躲,可那道力量竟比他预料的还要快,撕拉一声就切进了他的胸口。
啊,沈巍这才反应过来,是激光刀啊。
对方暗搓搓放了这一刀就抽身要走,沈巍想再提步去追,可能化形的时间长了,已经有些支持不住。
他看着那个男子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,终于忍不住散去黑袍,俯身吐出一口鲜血。
好累啊,沈巍颇有点委屈地想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写得毕竟匆忙,可能会再调整,求鞭策~

评论 ( 30 )
热度 ( 1095 )

© 论如何愉快地弄掉节操 | Powered by LOFTER